首页 / 学习方法 / 那年夏天的龙卷风散文

那年夏天的龙卷风散文

  在深圳特区报业跑业务的日子里,实际上就为了一个承诺:风雨无阻地送出每份报纸!

  说来好笑,其实很多订报的“上帝”都很挑剔的,而每天的晨光似乎就值一块钱而已,读者订一份深圳特区报,一年刚花270元,每天一份重达四五两的新闻资讯卖不到一元钱。不过,送报员接收了这样的一份订单,就得接受365天的风雨考验。

  那一天,龙岗刮起一场风力高达十二级的龙卷风,当时我和同事还在半路,而风向就是我所在的那条路,记不清过程了,在随时都会死去的处境中,还有谁能去记住那些如梦的情节呢,等飓风暴雨过去了,当我惊惶失措地睁开眼睛时,在我眼前就漂浮了两具尸体。万幸的是,我的同事就在离我十米之外的地方傻愣愣地呆立着,他的上衣不见了,赤裸着体肤,象僵尸,而我们竟然还活着,我们就这样傻乎乎地望着对方,这十米远的距离让我惘若隔世,我胆怯向他靠近,我怕等我靠近他时,他会突然倒下。

  说不清当时是怎样的心境,当大风来临的瞬间,我们是抱在一起的.,在这一两分钟的黑暗中,我们是怎样被分开,他的衣服又是怎样绕在我的腿上呢?是我拉住他吗,还是他想带着我一起飞往天外?

  过程已经不重要了,结局是我们还活着,尽管我们都受了伤。

  因为大风吹毁了路边的电杆,电话通讯也失去了信号,我们两个人很晚才回站里,等我们进入出租的工房时,工友们全围了过来,那高兴的劲儿自不必说了,站长呢?我问,这时围过来的同事们都不约而同却转过身去,望向阳台。

  站长孤单地站在阳台上,背对着我们,同事小雨喃喃地说,刚才风停过后,站长打你手机没打通,然后他就跑到阳台上站着了,我们不敢说什么,大家都沉默到现在了,站长他怀里还拿着你的雨衣呢,他说,今早忘了提醒你拿衣雨了。

  从风停到现在,至少有两个多小时了,站长和工友们就为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这么久。

  我默默地走到阳台,轻轻地从背后抱住站长的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MinTool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intools.net/1206.s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