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验 / 静女续写

静女续写

  在武王死后,成王继位可是年幼被妲己迷惑摄政,导致我等乡民食不果腹,衣不遮体,民不聊生。后来竟然公开叛乱,使致我等邶国覆灭,我等乡村父老流离失所,只得背井离乡,亡命天涯。

  这几天我只能吃观音土国服,可能哪天就暴毙荒野了吧,可是我在寻找野菜时发现以前荒野之外的茅荑又长长了不少,让我回忆起当年我们安居乐业之时逍遥快活的人生,还有那时与我青梅竹马的青梅,那时她的笑和她赠予我的荑草。这是她给我的第一件礼物,说是定情之理。

  在我脑海里,她的头发和那个荑草一样柔顺。

  “程,我找着了一东西。”

  在土里翻找蚯蚓钓鱼的陈老汉一声大喊打断了我的回忆,小青那甜美的笑容消散在了我的脑海里。

  “老汉,怎么了?”

  “小程啊,你读过书,你看看这是啥。”

  他手上拿着一个赤红色的东西,待到我凑近一看,不由得陷入了回忆,这是一根红色的棒状物体,像个笔筒,小青曾告诉我这个东西叫彤管,还送了我一根说是什么定情的信物。

  啊!

  一刹间仿似醍醐灌顶,原来当时这个意思,我一下将别在我腰间的那个摸了出来。这根是小青亲手做的的.,当年在河边她把这个送给我告诉我这是定情信物我还不知道订的什么情,现在一想只恨当时太过无知,点点珠泪洒下来,不免开始担忧小青的安慰,现在她在哪里呢?愿她安好……

  晚上,我和老汉回到了避难所,在乱世之下能找到一个避免刀兵的地方也是不易。

  进得破瓦寒窑发现原本冷清的房子多了几位父老,我认出一位老妇人,那老大娘姓张,我们叫她张大妈,是小青的母亲。

  我放下手中的鱼和几颗野菜,这也许是这几天来我们头一次见着肉了,一群难民瞬间将那个桌子围上,而我则得以空闲来到张大妈面前想要询问小青下落。

  可是一见张大妈手上之物吓得我一下瘫坐在地。

  张大妈手上拿着的竟是一块灵牌,那一瞬间眼泪湿润我的眼球,我爬起来,躲在人群后偷偷拭去眼角泪水,来到张大妈面前。

  我挤过人群,多么希望那不是小青的灵牌,可是看上又看可惜并没有,我的双腿又一软,脑发胀,眼发花,我和小青之前玩耍的点滴浮现在我的眼前。

  记得一次,一个艳阳天,她约了我在城墙旁幽会,那时的时光真是美好,没有战乱,没有恐慌,只有安居乐业。

  那天我按时来到了城墙的角落,可是我并未见到她,我一直在焦虑的等待,可是天色渐渐变暗,直到我打算回家找人去找小青的时候她才从一旁的草丛中跳出来,吐着舌头……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MinTools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intools.net/1606.s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