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你的匆匆那年散文

  “你相信有平行时空吗?也许,在那个平行时空里,我们是在一起的。”

  ——《那些年》

  那天晚上,四野安静得只能听到秒针的走动,当钟表上的时针和分针在十二点的方向完美契合时,你突然打来电话,说自己睡不着。我以为你矫情,就戏谑着说:“睡不着是因为想我吗?”

  你轻笑,可是我却听不出你的开心,你叹了一口气说:“我睡不着是在想一个人,但不是你。”

  我本应该装作生气,然后好好地和你谈一谈我们之间的友情问题,可是我忽然发觉你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太对劲,也就没了开玩笑的兴致。我坐起来,认真地问:“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顿了顿,突然改换了一种轻松的语气问我:“你猜我有可能谈恋爱吗?”

  听不出你是因为长期没人追,对自己感到失望,还是已经在谈恋爱,现在在晒幸福,我都决定凭良心说话:“没可能!”

  你没有生气,反而“噗嗤”一声笑,问我:“为什么?”

  我就一本正经地跟你分析:“你看你,从我认识你以来,你就一直扮演着‘烂好人’的角色,你对每个人几乎都是一个态度,你不对别人特别,别人又怎么会把你当做特殊呢?”虽然没什么逻辑,但也算合情合理。

  “是这样吗?”你像是在唏嘘,突然话锋一转,“可是我就在最近谈了一场为期半年的恋爱。”

  我的嘴巴顿时张成了O型,潜在的八卦体质一下就冒了出来,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从实招来,到底怎么回事?”

  你却卖起关子:“没什么好讲的,都过去了,就在上个月分手了,算起来,刚刚好半年。”

  可是我怎么会放过你,在我的软磨硬泡下,你终于缴械投降,和我讲起了你和他的故事。

  你和他是在高中的群上认识的,你们见面几乎都是在学校开会,你本当他是个路人,在认识的半年里从未和他讲过一句话,可是谁知,爱情突然有一天从天而降,把你砸了个满天星,当你还分不清东南西北,他就出现在你面前,学着电视剧里老土的求爱技巧,拿着一朵红玫瑰,有些笨拙,但还是说出了那重要的四个字:“我喜欢你。”

  他写好了剧本,可是你却没有按剧情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你硬生生打断,你几乎是不留任何余地说:“不行!”。一团原本烧的正旺的火,在那瞬间被你一盆冷水浇灭。倒不是说你讨厌他,而是从未想过这个和自己一向交集甚少的人竟然有一天会向自己表白,这着实在你的意料之外,与其说你留给他的是一个决绝的背影,不如说你是落荒而逃。

  但是他却没有像你想像中那样就此作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件事让你对他开始留意,还是机缘巧合,抑或他是故意而为之,你发现他出现在你视野里的频率直线上升。

  去楼道里接水,就看见不远处他在向自己打招呼,和煦的阳光衬着他清秀的面庞,温暖如冬阳的笑容在他唇角漾开,有那么一瞬间你竟晃了神,张了张口,却突然觉得喉咙干涩,发不出声音,你低头不去看他,加快脚步逃离了他的视线;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你刚拿着饭坐下,就看见远处他和几个朋友进来,你便马上端起饭重拾了个偏僻的角落,以为这样他就发现不了自己,可谁知,第一口饭还没下咽,他就走到你身边,他脸上是惊喜,但是你脸上是惊吓,他笑着说:“好巧啊!”你尴尬地不知所以,只好干笑着:“是啊!好巧!”米饭差点就卡在喉咙;在学校开会时,他有意无意地征询你的意见,原本只是打酱油的你却因此不得不在每分钟都绷紧神经,站起来说话的时候,你紧张地不知道该把目光放哪里,无意间看到他时,却发现他双手合十撑着下颌,如漆的黑眸正一瞬不瞬地看着你,那里是认真,是信任,更是爱慕,你马上转移了目光,生怕周围其他人看出端倪来。

  后来有一段时间,你忽然发现他变胖了很多,你和我描述,他那时候的吨位就和“超级减肥王”里的那些大块头在一个水平,有一天你调侃了一句:“你怎么变得这么胖啊?”

  你也只是随口说说,可是谁知他却因为你的这句话开始了一场漫长而又痛苦的减肥之路。

  一年过去了,你突然惊奇地发现他瘦了很多,就像膨胀的气球被放了气,恰巧你的一个好闺蜜此时也寻思着去减肥,看见他的效果这么明显,就托你去问他减肥秘方。

  你既是受人之托,也就终人之事。

  那天你主动去找他,站在教室外面托人叫了他一声,这时的他正和基友打闹,一看门口是你,便一个箭步冲到你面前,像是有些受宠若惊,兴奋地有些呼吸不匀,但还是努力平复内心的激动,可是脸颊双侧的红晕泄露了他的心情。要知道你平时躲他还来不及呢?怎还会这样主动送上门?他刚想张口说话,可是你却像是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或是解释自己的行为怕他误会,你说:“我一个好朋友也想减肥,她托我问问你的减肥的秘方。”本以为他会和你说如何如何,却没想到他竟然断然拒绝。你有些生气:“不说算了!”然后转身离开,走到半路却听见他在叫你名字,还没等你转身,他就已经跑到你面前。

  他面露难色,仿佛在挣扎,内心在权衡着什么,他向你解释:“我不说是怕你也用那个方法减肥,这实在是太痛苦了,我不想看见你这么痛苦。”

  你怔了怔,本以为他是在和你赌气,气你曾拒绝他,气你说他胖,气你之前都在躲他,却没想到他现在都在为自己着想,内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地撞了一下,开始不规则地跳动。你突然觉得有些愧疚,为平日里自己对他行为感到愧疚,为这样心胸狭窄的自己感到愧疚,你低着头,无法直视他的眼睛,怕在他澄澈的’眼睛里看到龌龊的自己,而他却以为你还在生气,挠着头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最后还是没办法,把他的减肥经历都告诉了你,比起以后,他更不想看到你现在不开心。

  你惊觉他竟用如此极端的方法压榨自己,而且坚持了整整一年。你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根本就不了解眼前的这个大男生。你说也就是因为这件事之后,你答应了做他女朋友。我不解,你说,坚持是你骨子里最欠缺的东西,而他恰恰对症下药,用坚持征服了你。

  耳机里那首单曲循环的《六月的雨》还未停,六月的高考却落下了帷幕。在为得到自由解放短暂欢呼后,你就感觉到了这背后漫无边际的落寞。相处了三年的同窗,在一桌简单的饭局后,就拿起行囊各奔东西,虽然大家都不知道要去哪里,但是唯一能肯定的是,你们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远。

  他选择在本地上一所大学,而你却去了杭州,这里和杭州的直线距离300公里,说远也不远,动车三小时;说远也很远,远到你即使走到街的尽头,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每天早上你一醒来,就发现手机里多了很多条短信,而署名都是同一个人。刚开始,你每条短信都回,可是慢慢地,你也是有一条没一条地回着,而他却是有增无减。

  期间,你有回来过,那时《匆匆那年》电影刚上映,你们就一起牵手走进了电影院。当王菲空灵的声音响起时,他对你说:“你很像方茴,但我不会是陈寻。”你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也就只当听听而已。

  看完电影,你们就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他习惯性地走在你右边,想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你,可是你却像是自由惯了的小鸟,总是不自主地走到了他的前面,他那时候有些生气,说:“这里不是杭州,在杭州是车让人,但在这里是人让车。你走这样快,很危险知不知道?”然后他快走几步,牢牢抓住了你的右手。

  晚上他带你去吃东西,美食上桌后,你拿起筷子啪嗒啪嗒往嘴里塞,却看见他就只是在一边微笑地看着你吃,你问:“干嘛不吃啊?”他说:“我现在还在减肥,晚上是不吃东西的。”你又说:“你这样不是挺好了吗?”他却说:“不行,还要再瘦点,这样才能让你带的出去啊。”满满的感动让你想起了一个人,在这看似幸福的背后,你却开始不安起来。

  后来,你又回到了杭州,你们每天还是短信电话聊着。只是有一个决定,在你脑海里一直徘徊,终于有一天,你在回他为数不多的短信里,写下:我们分手吧!然后点击“发送”。

  “为什么啊?”我不由得大声惊呼。

  “因为我觉得他和我交往很累,什么事都小心翼翼的,什么事都为我想。而我又不能保证给的了他未来,这让我很愧疚。不如早点结束,这样或许对他会公平一点。”你解释说。

  他和我一样,在知道这件事后,惊讶不已,那天你看到他发的一条动态:我要走了!他要去哪里?你不知道,也不好意思再去问,你告诉自己,你和他之间已经结束了。可是谁知道,下午你就接到他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说:“我在你学校门口,你过来一下可以吗?”

  你挂了电话,飞快地跑到了校门口,只看见他一个人站在校门口,定定地看着走向他的你。你走到他面前,看见他比上次看起来更瘦了,大脑一片空白的你还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的时候,却听见自己说:“你什么时候回去?”话一出口,你就后悔了。果然,他的表情很受伤,但是他还是强装笑容地说:“现在快五点了,我什么还没吃,我们先去吃饭吧!”

  你就带他去了食堂,你看见他点了很多菜,你吃惊地问:“你晚上不是不吃的吗?”他低着头,你看不见他的眼睛,只听见他说:“这可能是和你吃的最后的一顿饭,我一定要吃完才行。”说完,他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你不觉鼻子一酸,心底某处隐隐作疼,但你还是偏过头去。

  看他吃完饭后,你又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他笑了笑,说:“好不容易来杭州一趟,你不该带我出去逛逛吗?”眼底尽是苦涩。

  你不能拒绝,脑海里努力翻转着杭州有哪些地方好玩,最后,你带他去了西湖。

  冷冷的月光铺满了一地的银辉,倒映着两个孤单的影子。你依旧走在前面,而他在你身后一米的地方,没有再逾越半步,两个人彼此都沉默着,就是这份安静让你想起了他以前对你说的话:“和你在一起,就算是不说一句话,也不会觉得尴尬难受。”可是现在,你想,他一定很尴尬,也很难受。

  你不经意转头,没有想到竟看见一滴眼泪从眼眶中溢出,顺着脸颊滑落,他慌张地用衣袖擦去,有些尴尬地说:“眼睛被风吹得有点酸。”

  你瞥眼,看见平静如镜子般平整的湖面,心里苦笑,这个傻瓜,连谎都不会说。想起刚才还奇怪为什么他一直仰着头,原来是为了不让眼泪掉下来。

  我忍不住插嘴道:“他为什么不求你复合呢?怎么这么容易就放弃啊?”

  你说:“他太了解我了,我一旦做了决定,谁也改变不了。那天晚上他和我说了很多,说他自己有很多不对的地方,以及我们之间的各种问题。我本以为他会很抓狂,但是他看起来却是出奇的冷静。就这样,我们和平分手了。”

  后来他把你送回了寝室,看着他即将离去的背影,你突然叫住他,你说:“你和我分手后,大概会多久再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啊?”

  他叹了一声:“可能是要等到相亲吧!你呢?”

  “我不知道,你觉得呢?”

  “应该是工作的时候吧!”

  “那……那就祝你以后幸福,希望你能到找一个让你不那么累的女孩,她会比我更适合你。”

  他看着你,眼底有说不出的忧郁,他说:“你有喜欢过我吗?”

  没想到他会问你这个,你本就比较内向,低下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时间仅仅过去几秒,你却像是过了千年。

  就在你走有为难之际,你听见他说:“你别太在意,我就随便问问,不管你说什么,现在都没意义了不是吗?你快点回去吧,外面真的很冷。记住要照顾好自己!”

  你抬起头去看他,他依旧带着温暖的笑,一点都不像刚刚失恋的人。于是你转身进了宿舍楼,你这才发现,自己自始至终留给他的,都是背影。也许他早就知道,在看着你的背影的时候,你和他的距离,已经变得越来越远。全身的力量像是被瞬间抽离,你连上一步楼梯的力气都使不出来,几次努力都作废,你干脆直接坐到了台阶上。一滴,两滴,频率渐渐加快,终于,你不能自持地把头埋在臂弯里,放声哭泣。

  那天晚上,你看见他空间动态里写着:不能再犯病了,因为药走了。这一夜,你彻底失眠了。

  我想,你是喜欢他的,只是善良的你顾虑太多,有很多问题你想不通,得不到答案,正因为看不到彼此的未来,想在给他造成更大伤害之前,适时放手。爱情像花,最美的凋谢,就在盛开之时。

  电话那头的你沉吟片刻,紧接着说:“那天看完电影后,他对我说的那句‘你很像方茴,但我不会是陈寻’,现在想来,他说的半对半错,我一点都不像方茴,方茴虽然看上去很怯懦,但是她在追逐自己爱情的时候却很勇敢。但他确实不是陈寻,他更像是乔燃,让人一靠近,就觉得很温暖。即使分开,还会选择以一个朋友的方式来关心对方。就在前两天,他还发来短信,说,‘天气预报说明天下雨,记得出门带伞’。”

  外面,大雨滂沱,他虽成为不了那个为你撑伞,和你并肩走在雨帘下的那个人,但他却是那个会把自己唯一的雨伞递到你手中,然后自己跑在风雨中的那个人。

  你相信有平行时空吗?也许,在那个平行时空里,你们是在一起的。愿善良的你们终将收获属于自己的幸福!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